中行永续债发行获超额认购 业界盼监管细则进一步明确

  1月25日,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港股03988)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首单银行永续债,拉开了我国银行业通过永续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大幕。该期债券的外部评级为AAA,发行规模400亿元,票面利率4.5%,预计可以提高中行一级资本充足率0.3个百分点。

  证券时报记者从中行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中行永续债发行获得了市场高度关注,共有约140家机构参与认购,还成功吸引数家境外机构参与投资,一次性完成发行上限目标,实现两倍以上超额认购;路演时投资者反馈的票面利率区间在4.5%~5.2%,市场普遍预期在4.7%,但最终票面利率位于区间下端,也降低了发行人的成本。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中行成功发行了首单永续债,央行和银保监会近期也出台了支持银行永续债的利好政策,但对银行永续债的市场发展来讲,制度障碍的扫清、监管细则的明确并未完成,尤其是资本占用问题需要尽快明确。

  哪类投资者青睐永续债

  2018年12月25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指出要尽快启动永续债(包括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发行,来解决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的有关问题。自此,永续债发行进入快车道。

  早在去年上半年,就有哈尔滨银行(港股06138)、中行等银行陆续发布公告称,要研究发行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但永续债作为我国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新工具,为了能让银行顺利发行,还需要扫清监管制度障碍。对银行来说,最急迫的诉求就在于如何提高永续债的流动性,以及吸引更多投资者加入,而央行和银保监会近日发布的政策就是对症下药。

  中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与一般利率品种和普通金融债相比,银行资本债券的流动性相对缺乏,而非银机构投资者普遍比较关注债券的流动性价值,特别是其作为抵押品融资的能力。

  上述中行人士表示,在路演过程中,保险公司对永续债普遍表示有兴趣,但因准入政策不明确,存在合规上的顾虑。银保监会近期放开保险公司投资准入政策,为保险机构参与投资提供明确的政策依据,改变了保险公司长期无法投资银行资本债券的局面,也为保险公司增加了长久期的优质资产。

  申万宏源(行情000166,诊股)(港股00218)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马鲲鹏也表示,从海外经验看,预计以险资、银行资管为代表的追求长期、稳定、绝对收益的机构投资者对永续债的偏好度较高。具体来说,对于计划在2022年正式实施IFRS9的险资而言,普通股投资加剧利润表波动,预期信用损失模型下低等级信用债损失暴露提前,永续债有利于拉长资产久期、优化资产负债匹配、分散投资组合风险。另外,对于银行资管而言,收益率较高的永续债亦是较为优质的标准化资产,预计其将逐步发挥非标资产替代品的重要作用。

  资本占用问题待明确

  对银行永续债的市场发展来讲,制度障碍的扫清、监管细则的明确并未完成,尤其是资本占用问题需要尽快明确。

  “永续债的性质介于债和股之间,如果是银行用表内资金投资其他银行的永续债,理论上说,资本占用比例应该大于投资二级资本债的风险计提比例(100%)。”北京一大行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此外,针对市场关注的银行互持资本补充工具的情况,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商业银行之间通过协议相互持有的各级资本工具,或银保监会认定为虚增资本的各级资本投资,应从相应监管资本中对应扣除。商业银行直接或间接持有本银行发行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和二级资本工具,应从相应的监管资本中对应扣除。

  也就是说,为了防止银行虚增资本,对于银行互持或是银行间接购买本行资本补充工具的行为,都应从相应的监管资本中扣除。然而,有银行人士透露,现实中,银行通过表外资金绕道委外投资本行资本工具的情况较多,这些资金本质上是银行的负债或是客户委托给银行进行理财的资金,但用来补充本行资本且未有相应的资本扣除,有虚假注资的嫌疑。

  “出现上述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合格的金融机构投资者太少。此前,商业银行资本工具的投资者群体相对有限,以商业银行表内自营和理财、公募基金为主,资管新规下,由于银行理财净值化管理后对收益率的要求提升,资本工具的投资更为依赖商业银行表内自营资金。所以,要防止虚假注资的问题,还是要丰富投资群体的多样性。”上述银行人士称。

  中行相关负责人也建议,要继续出台优惠政策,拓宽投资者基础,鼓励表外理财、养老金等各类机构参与投资。同时,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明确相关税务处理,若能明确发行人的利息支出在税前列支,将有利于进一步增强银行发行的内在动力。

  中行今年普惠金融

  贷款增量目标翻番

  资本获得补充后,也就增强了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因此,中行今年要继续发力普惠金融。证券时报记者从中行了解到,在近期中行举行的2019年工作会议上,中行董事长陈四清就花费了不少时间重点谈及“要扎实做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提出发挥国有大行“头雁效应”,把小微企业服务好。

  中行普惠金融部总经理朱军表示,中行去年针对普惠金融信贷领域出台了包括绩效考核、内部收入奖励、专项人事费用奖励、FTP(资金转移价格)优惠、经济资本优惠在内的一系列资源倾斜政策。

  “比如,在FTP上对普惠金融业务让利,总行在大盘子上对分行进行全额补贴,这样不会影响基层行的绩效考核,利于促进基层的积极性。”朱军称,同时,央行制定了两档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中行内部也参照此标准,对于达到不同档位降准标准的一级分行实施不同的内部降准奖励;此外,中行内部还对一级分行从事的小微、民企贷款减免部分经济资本占用。

  与其他国有大行的模式不同,中行的普惠金融业务由普惠金融事业部及中行旗下的中银富登村镇银行集团共同开展,后者主要深耕县域地区的“三农”、小微业务。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副执行总裁何春生表示,中银富登目前已有127家县域法人机构,计划在未来三年达到150家,占全国村镇银行的比例达到10%左右;此前已制定了支持小微和“三农”发展的十条措施,包括存量客户可执行优惠利率、严禁存贷挂钩、取消部分贷款额度审批等,并于今年起在全辖执行。

  据朱军透露,2018年末,中行普惠金融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332亿元,增速为12.26%,高于全行各项贷款增速;贷款户数较年初新增4.65万户;不良率较2017年底下降1.21个百分点。去年四季度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4.79%,较一季度降低107BP。

  “2019年的目标是努力让增量翻番。”朱军称,据此估算,2019年获得664亿元的增量,增速有望达到21.8%。